<form id="h9pdj"></form>

      <address id="h9pdj"><nobr id="h9pdj"></nobr></address>

      <form id="h9pdj"></form>

              <form id="h9pdj"></form>

                        0755 - 8279 3060
                        品讀任正非
                        原創:景成芳 日期:2019-06-17
                        長青導言
                        企業家是企業的天花板。企業要持續發展,必須依靠企業家自身的不斷成長。品讀任正非,或許就是加速自我進化的一種方式。

                        文/景成芳,

                        深圳市基業長青咨詢服務有限公司資深合伙人  


                        從個人多年管理咨詢經驗來看,企業家往往因過往的成功而過度自負或自戀。再加上中國文化中的“君臣思想”和“權謀之道”,導致企業家個人很難做到開放學習和自我批判。


                        但是,也有像任正非這樣的少數企業家,能不斷突破個人成長瓶頸,不斷實現超越。


                        惟其艱難,才更顯勇毅;惟其篤行,才彌足珍貴。細細品讀任正非,或許能給我們帶來一些個人成長上的啟示。


                        企業不需要哲學家,不代表企業家不需要懂哲學


                        有人說,任正非是哲學家。此言差矣!做企業還是要務實,做一些玄虛之事,說一些別人聽不懂的話,如何做得了企業?!在這層意義上講,任正非說華為沒有哲學,他也不學哲學,華為所有的哲學就是以客戶為中心,就是為客戶創造價值。正所謂虛則實之。


                        但是,企業家不是哲學家不代表企業家不需要懂哲學。偉大的企業家確實需要具備深厚的哲學底蘊和哲學思考能力,需要具備各類關系的宏觀把握能力,需要具備不同文明和文化的穿透力,需要具備各種企業悖論的駕馭能力。因此任正非還說:“國家發展要靠文化、哲學、教育,這是發展國家的基礎”。


                        哲學是關于智慧的科學,是學問之學問。按照IBM總結的“知識金字塔模型”,數據是底座,數據之上形成信息,信息之上是知識,知識再往上才是智慧。所謂智慧,是一個人看待問題、解決問題的態度、方式和境界。而哲學雖是“無用之學”,但卻能幫助企業家變得更加富有智慧,更好地認識自己,學會獨立而系統的思考,避免“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狹隘,把握事物存在的本質和運行的規律,洞察人生和商業的意義,在順境中保持危機感,在逆境中轉危為機。投資家羅杰斯曾說,應該讀兩類書:一種是哲學,一種是文學,因為只有從這兩種書里你能感受到人性是什么東西。


                        聚焦主航道,堅守企業自己的本分,做好屬于自己的事情


                        從中美蜜月期實施備胎計劃,到當下中美沖突下的超理性認知,再到對中美沖突化解的樂觀判斷。任正非看問題的視野為何如此遼闊,洞察何以如此深邃?在我看來,他是永遠的未來主義者,目光永遠盯著未來的發展,總是以樂觀主義的精神看待一切;他超越了個人利益,超越了公司利益,超越了狹隘的家國情懷和民族主義,他站在全人類共同發展的角度思考發展的問題。


                        但僅有這些認知還遠遠不夠,要想做成一個偉大的企業,在中國這個社會環境下,還必須清晰界定企業自身的邊界,時刻警惕外部誘惑。換句話說,能不能堅守企業自己的本分至關重要!正像任正非知道教育的重要性,但華為不會做教育事業,不會提供教育產品。無論任何時候,任正非總是強調華為要聚焦主航道,做好屬于自己的事情,把自己能做的事做好。


                        讓科學家到中國來“生蛋”


                        任正非說:“所有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的是人,人的素質、人的技能、人的信心很重要?!比握堑膫ゴ笾?,不僅僅是他能有這樣深刻的洞察,而在于他能為這句話做出更為生動的注解。


                        第一,為什么任正非特別關注全球人才的幾次大規模遷移?在我看來,流動性是優秀人才的本質屬性,而這種流動性和企業的關系不大,更取決于一個國家和地區尊重人才的文化和政策。無論從二戰時期人才向美國的大遷移,還是20世紀末猶太人從蘇聯向以色列的大遷移,都說明了這個道理。從中美沖突中敏銳地看到了全球人才可能的第三次大遷移,并給國家提出政策性建議,正是任正非對人才問題長期進行戰略性思考的結果。


                        第二,每談人才問題時,任正非從來不是空洞的說教,而是情真意切的肺腑之言。如何吸引頂級人才?他憂心的是這些人才的小孩教育問題、住房問題和高稅收問題。解決人才問題,不能光靠唱高調,希望大家都做活雷鋒,“雷鋒精神是不可持續的,雷鋒是把一切都獻給國家、獻給黨?!痹谏钲谝粓龈呓陶搲?,南方科技大學校長陳十一曾舉過斯坦福大學和香港科技大學吸引人才的例子?!跋愀劭萍即髮W是如何吸引人才的?大家以為是工資高,其實差不多。香港科技大學面臨海邊造了一排房子,180平米無敵海景,很多人去了以后就說我們就留這了,不走了?!?“斯坦福大學邊上造了一大堆房子,300平方米、400平方米,便宜賣給教授,走了以后可以收回?!?


                        第三,任正非為什么把黃埔和抗大稱為世界名校?在企業培養人才的問題,任正非說,培訓不要太高檔,關鍵要給予人之精神和告訴員工如何做事。光有真金白銀的投入還不夠,關鍵是學以致用。一個企業家,能如此重視培養人才的投資,能如此關注培養人才的投入產出比,并能提出具體的思想指導,想想企業界能有幾人?!


                        開放學習、躬耕一線,實現自我不斷進化


                        看他的講話和文章,感覺古今中外、各門各科、無所不知、無所不曉。比如,談到人工智能發展對未來人才的要求,他用“數學(概率論)和計算機科學”的精準概括,讓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培養人才的方向和著力點。更讓人佩服的是,在互聯網思維、風口論、阿米巴、人單合一等各種管理思潮風起云涌之際,他總是笑看風云,既能坐懷不亂、又能適時進化。


                        為何此人有如此定力和生長力?在我看來,有三個關鍵之處:


                        1、這是一個建立了成長型思維模式的人。有自己的價值觀和思維模式才能產生定力,有自我批判和自我認知的不斷升級才能不斷生長和進化。按任正非的說法,年輕時通過一本本書的深入、系統地學習,建立了自己的思維模式?,F在則是橫向碎片化地看,更多看長遠的國際洞察。


                        2、這說明沒有形成自己的思維模式,只是碎片化的學習,就是墻頭草,就不可能產生定力。華為藍軍負責人潘少欽曾寫過“任正非十宗罪”,任正非第一個收到,讀完之后就貼到心聲社區全公開了。這說明一個人身邊如果沒有一個搬道岔的人,自己又不能進行深刻的自我批判,一個人的認知如何能夠升級,一個人又如何能夠進化呢?這是一個始終開放、向先進不斷學習的人。在中美沖突和制裁華為的過程中,任正非始終反對的是對抗,始終堅持的是學習美國,向一切先進的國家學習。學習美國和以色列的人才機制,學習西方的法律制度,學習香港的交通管理,學習日本的軌道交通。國家富強就要學習一切先進經驗,不需要每個地方都搞自主創新。不學先進,怎么繁榮富強?不要把仇恨和別人的先進混雜在一起。


                        3、這是一個始終躬耕市場和客戶一線、致力于解決企業自身問題的人。按照任正非的說法,“我們改變不了外部環境,先把自己內部改好來迎接外部環境?!庇腥藢θ握钦f,“你是思想家,注意安全,不要到處跑了”。任正非的回答是,“我不接觸戰場,怎么產生思想?我要接觸前線,才知道真實情況?!?/strong>


                        任正非為什么喜歡談上甘嶺戰役


                        在任正非的語言中,大量使用了軍事或戰爭方面的表達方式,比如用“28年來集中向一個城墻口沖鋒”來表述為華為戰略的聚焦,用爭奪高科技陣地的“上甘嶺”激勵員工不斷奮斗,用“少將班長”描述人才培養的要求等等。這樣的表達方式,固然和任正非曾是一名軍人有直接關系,但更為重要的是他能從軍事和戰爭中,找到了可貴的精神給養。研究過黨史和我軍歷史的人,對這一點都有更深的理解和認識。


                        以抗美援朝時期的上甘嶺戰役為例。美軍指揮官、時任美第8集團軍司令、四星上將范佛里特曾計劃用5天時間和200人傷亡,奪取五圣山前沿的上甘嶺,然后奪取五圣山主陣地。范佛里特有足夠的理由自信,因為他在二戰歐洲戰場上曾創造了軍事史上的專用名詞:“范佛里特彈藥量”——指的是不計成本地投入龐大的彈藥量進行密集轟炸和炮擊,實施強力壓制和毀滅性的打擊,意在迅速高效地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使其難以組織有效的防御,最大限度地減少己方人員的傷亡。但結果呢,整個上甘嶺戰役足足打了43天,美軍傷亡也極其慘重,死傷了2.5萬人。在上甘嶺戰役結束當天,中國人民志愿軍將領王近山沖上山頭對著南面大笑:“范佛里特啊范佛里特,老子把你打打尿了吧!”


                        如此可怕的“范佛里特彈藥量”,居然沒有拿下上甘嶺!《秦基偉回憶錄》中寫道:“我們這支軍隊是什么樣的群體??!烈火燒身而紋絲不動直至犧牲的有,以胸膛堵槍眼的有,抱著爆破筒與敵同歸于盡的有,用身體給戰友當槍架的有,用身體當電話線的有,把生的希望無私地讓給戰友、把死的威脅坦然地留給自己的也有。所有這些,灼痛了西方人的視野:對于中國人,我們必須重新認識了,必須刮目相看了!”戰爭中,武器裝備很重要,但精神的力量,更不容忽視!正是在這種“敢于斗爭、勇于勝利”的精神感召下,我們才能贏得真正的尊嚴!不朽的上甘嶺戰役,是我們永遠都無法忘記的精神豐碑。


                        品讀任正非,不在于完全讀懂,而在于深剖精髓、為我所用。 從別人的智慧中找到自我進化的方向,不斷完善自我。


                        挖矿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