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9pdj"></form>

      <address id="h9pdj"><nobr id="h9pdj"></nobr></address>

      <form id="h9pdj"></form>

              <form id="h9pdj"></form>

                        0755 - 8279 3060
                        吳建國:我們不懂任正非,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原創:吳建國 日期:2019-05-30
                        長青導言
                        理解任正非很難,但還是要嘗試著去理解,或許能夠提升人生的境界。

                        文/吳建國,

                        深圳市基業長青咨詢服務有限公司


                        在華為的時候,最奇特的感覺就是任總在天上自由的飛,我們在地上蹣跚著走。他把我們看得一清二楚,我們遙望他卻似是而非。


                        5月21日任正非的答記者問,令人震撼。但是真正能夠讀懂他的人寥寥。


                        記得十幾年前,已經去世的前首創集團董事長劉曉光先生曾經和我探討說:華為是中國企業的“非典”,因為任正非太另類了。馬云先生也曾經表示:如果說我是位成功的企業家,那毋庸置疑,任正非就是位偉大的企業家。


                        這些年來,我一直試圖走進他老人家的精神世界,但苦于無門而入。一個偶然的機會,在馮友蘭先生的《中國哲學簡史》中,似乎找到了入門的心法。


                        馮先生把人生分成由低到高的四重境界:


                        第一重是“自然境界”。也就是高級動物的本能境界,以基本生存為目的。借用一個大家熟知的段子:問一位牧羊娃為什么要放羊,他說是掙錢。再問他為什么要掙錢呢?他說是為了娶媳婦。娶媳婦干什么呢?生娃,生娃干什么呢?放羊。如此循環。


                        第二重是“功利境界”。也就是以自我利益為核心價值觀。人吃飽了還要吃好穿好住好玩好,之后還要權力和影響力。追求所謂功名利祿,大抵就是指的這個境界。無論你是否承認,絕大多數人都生活在這個境界。


                        第三重是“道德境界”。追求人與人之間的和諧,所做的事情都有道德層面的意義。傳統儒家奉行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仁義禮智信”等,都是以修煉道德境界為目標,追求人的至善。你若把社會責任置于功利之上,就達到了這重境界。實際達到的人屈指可數。前面提到的劉曉光先生應該算一個。任志強先生在悼念劉曉光的文章中有一段話:“我常常在想,我為什么對劉曉光如此懷念,我想在那個企業家集體賺取了大投資時代的紅利后,在尋找社會意義時,他恰好給了這群人以更高層面的信仰和價值觀?!?/strong>


                        第四重是“天地境界”。這一重最難達到也最難理解。它超越了人與人之間的社會關系,按照馮友蘭先生的解釋,他不僅僅是社會的一員,還是宇宙的一員,也就是把人類社會和宇宙自然融為一體,達到了天人合一的至高境界。這與老子“順乎自然、合乎天理”的哲學思想接近,與得道成佛的境界相仿:能夠讓自己與宇宙天地萬物溝通融合,洞悉宇宙之理。


                        這聽上去有點玄,因為這本身就是“玄”——可以理解宇宙萬物的變化規律。日本經營之圣稻盛和夫先生對“敬天愛人”中“敬天”的解釋是:依循自然之理、人間之正道。如果他做到了,就到達了第四重境界。


                        在5月21日的答記者問中,任正非說:我要超越個人、超越家庭、超越華為來思考這個世界上的問題,否則我就不客觀了。這就是“宇”——空間上從整個世界的角度來看問題,不被中美“局部角力”所障眼。任正非還說:遲早我們要與美國相遇的,那我們就要準備和美國在“山頂”上交鋒。最終,我們還是要在山頂上擁抱,一起為人類社會做貢獻。這就是“宙”——時間上從跨越歷史長河的角度來看問題,不被“短期沖突”所困擾。


                        在任正非的心目中,華為被封殺,不僅僅是華為的問題,也不僅僅是中國和美國的問題,而是人類與自然共同發展中的世界性難題。人與萬物的融合發展進程中,誕生了多元的文明形態,階段性沖突成為必然。但要想長期生存,就得從“大時空”上來思考并尋找相互擁抱的解決方案。


                        任正非還把他的宇宙生態觀延伸到企業競合關系上來:“公司現在的問題是賺錢太多了,因此我們不能把價格降得太低,降低之后,就把所有下面的公司都擠死了,就成了西楚霸王,最終也是要滅亡的?!?span style="color:#E53333;">這正是萬物同生共存的天地境界。


                        任正非的“一杯咖啡吸收宇宙的能量”,是讓華為人在“空間上”超越國界、超越文化來擁抱大千世界、匯聚萬家智慧。任正非的“中國和美國競賽,唯有提高教育,沒有其他出路”,意在“時間上”警醒國人:發展沒有捷徑,人才是國力之本,而人才培育靠長期的教育積累。


                        任正非說:“做百年老店是非常困難的,最主要的是要去除惰怠?!被谒拇笥钪嬗^,華為把物理學的成果及其背后的哲學思想引入到企業管理之中,用耗散結構理論來構建全開放的組織系統,持續激發組織活力,消除內部的惰怠和腐敗。而耗散結構理論的創始人,諾貝爾獎獲得者普利高津先生,正是秉承“天人合一”的哲學觀點。


                        或許,這就是我們不能完全理解任正非的根本原因:活在不同的境界。所幸,既然有門,也就不怕沒有更多的人愿意長期拙修苦煉,最終扶搖上天。


                        至于任正非是如何達到“天地境界”的,后續將專題解讀。

                        挖矿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