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9pdj"></form>

      <address id="h9pdj"><nobr id="h9pdj"></nobr></address>

      <form id="h9pdj"></form>

              <form id="h9pdj"></form>

                        0755 - 8279 3060
                        古田會議對組織建設的啟示
                        原創:景成 芳 日期:2019-05-30
                        長青導言
                        “永遠不要忘記一個偉大真理,信譽與高尚行為的源動力必須來自最高層?!边@是美國軍官準則里的一句話。一個偉大的組織里,不可能人人都是CEO,真正有覺悟的始終是少數,而不是多數。組織建設的過程就是一個少數人對多數人改造的過程。艱難困苦,玉汝于成!這個過程雖然艱苦,但唯有如此,才能形成強大的組織能力。

                        文/景成芳,

                        深圳市基業長青咨詢服務有限公司資深合伙人  


                        古田會議是我黨我軍建設歷史上的一座精神豐碑。這次會議意義重大,確立了“思想建黨、政治建軍”的指導思想,明確了工農紅軍的建軍宗旨——是一支執行革命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從此,人民軍隊在古田會議精神的光芒照耀下,由星星之火燃成燎原之勢,戰勝了國內外強大的敵人。


                        研究古田會議的來龍去脈,不僅能幫助我們深刻理解這次會議的歷史意義,而且還能為如何打造一個卓越的組織帶來很多有益的啟示。


                        古田會議實現了我軍主力部隊——紅四軍的鳳凰涅槃,讓一群被逼上梁山的草寇華麗轉身為一支要為人民打江山、建立人民政權的新型武裝集團。古田會議究竟是如何改造了這支隊伍,讓這支曾經的雜牌軍成功實現了從團伙向團隊的重大轉變,煥發了如此強大的戰斗力和生命力?


                        啟示之一:核心領導團隊的打造是組織建設的關鍵和前提


                        1929年6月召開的七大不歡而散,9月召開的八大議而不決,為何3個月之后就能召開團結和勝利的古田會議呢?這其中的原因很多,最為關鍵之處就在于紅四軍在這一階段真正形成了一個有核心人物、思想高度共識、堅強有力的軍隊指揮班子。



                        自井岡山會師以來,以毛澤東、朱德和陳毅為主要成員的領導班子就建立了。當時,毛澤東是前委書記,朱德任軍長,陳毅為政治部主任。但這個班子在創建根據地、如何實現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和民主集中制等重大問題上屢有分歧,爭論還比較激烈。在紅四軍黨的七大會議上,這種沖突愈演愈烈,由領導層擴散到中基層干部,黨內爭論完全公開化。在這次會議上,毛澤東落選前委書記,而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陳毅卻當選。會議開完后,毛澤東因病就離開了前委。面對無法平息的爭論,夾在中間的陳毅深感無奈,起身前往上海,尋求中央指示。陳毅走后,前委書記由朱德代理。紅四軍領導三去其二,這個領導班子基本上就要散伙了。



                        之后,朱德主持召開了紅四軍黨的第八次代表大會。會議連開三天,與會人員都從自己的觀點、方向和立場出發,各抒己見,會議氣氛很民主,但討論意見無法有效的集中和收斂,亂哄哄地無法決斷,會議最終一無所獲。


                        當時擔任中央領導人的周恩來、李立三對陳毅反映的紅四軍問題非常重視。在認真研究了紅四軍內部的矛盾問題和紅四軍的發展方向問題之后,周恩來斷然選擇支持毛澤東。他不僅贊成毛澤東把權力集中在前委的正確做法,還批評其他人在軍隊集權和分權等問題上的錯誤觀點。周恩來多次找陳毅談話,通過做陳毅的思想工作,把陳毅的思想完全扭轉了過來。他讓陳毅回去后把毛澤東請回來。周恩來說:“一個黨、一支軍隊需要有一個核心人物,紅四軍中毛澤東是最好的人選?!?


                        1929年9月,中央政治局討論通過了中央給紅軍第四軍前委的指示信,史稱“九月來信”。信中對紅四軍黨內發生的爭論問題做出了明確的結論,對毛澤東的正確主張給予了充分肯定和支持,要求紅四軍前委和全體干部戰士維護毛澤東、朱德的領導,毛澤東“應仍為前委書記”。


                        陳毅帶著信,從上海返回紅四軍,于10月22日召開了紅四軍前委會議,傳達中央指示精神,以及中央對自己和朱德的批評意見。10月23日,陳毅派專人將中央“九月來信”送給毛澤東。毛澤東回到長汀,三位領導人的手再次緊緊地握在了一起。至此,毛澤東、朱德和陳毅才形成了統一的思想和意見,共同投入到對紅四軍的整頓工作之中,團結一致地做好召開古田會議的工作。


                        古田會議雖因朱、毛之爭而起,但如果沒有三位領導人意見分歧后的統一,沒有這個領導班子經過內部“斗爭”后彼此的心悅誠服,就不會有團結和勝利的古田會議。沒有古田會議,我黨我軍可能就難以找到“思想建黨、政治建軍”的正確路線,把黨建設成為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無產階級政黨,把軍隊建設成為接受黨的絕對領導的人民軍隊。


                        啟示之二:干部的高度使命感和無私精神是核心領導團隊打造的根基


                        為什么紅四軍領導層能夠最終化解矛盾、走向團結?


                        陳毅在向中央匯報紅四軍矛盾時,能本著客觀公正的態度,翔實地說明紅四軍的歷史和爭論情況,既不歪曲事實,又不諱言自己的主張和處理方式。中央領導人在掌握真實情況后,才起草了一錘定音的“九月來信”。當他返回紅四軍時,也不回避個人責任,主動向朱德表示,毛澤東對他的批評是有道理的。陳毅給毛澤東的信中寫道:“七大”沒有開好,我犯了錯誤,中央認為你的領導是正確的,四軍同志盼你早日歸隊,就任前委書記。這是中央的意思,也是我和玉階(朱德)以及前委的心意,我們兩個人都要求你回來?!标愐銖纳虾R换貋砭蛠硇懦姓J錯誤,如此赤誠坦蕩、光明磊落,令毛澤東深深感動。


                        朱德對照中央來信的精神,重新審視了自己的意見和行動,并且毫無保留地拋棄了先前爭論中的不同看法。中央特派員涂振農曾經向中央做過報告,反映朱德等人對中央指示的態度。他在報告中說:“朱德同志很坦白地表示,他對中央的指示,無條件接受。他承認過去的爭議,他是錯的?!?929年11月26日,當毛澤東返回長汀時,久候在門口的朱德迎上前去,抓住毛澤東的手緊緊地攥著,說道:“潤之,中央來信了,你是對的。以前的意見我收回!”


                        毛澤東離開紅四軍的4個多月里,一邊指導地方黨的工作,一邊有機會做了大量的調查研究和深入的思考,思索中國紅軍的方向。返回紅四軍時,毛澤東也主動做了自我批評,承認自己的工作方式和態度不對,說了一些傷感情的話,請朱德、陳毅多多包涵。


                        在化解紅四軍領導層矛盾的過程中,周恩來發揮了不同尋常的作用。周恩來和朱德、陳毅的關系非同一般。陳毅和周恩來是老熟人,早在法國勤工儉學時就認識了,又同時參加了南昌起義。周恩來是朱德的入黨介紹人,南昌起義時是朱德的直接上級。當時,周恩來和毛澤東還沒有深入接觸過。之前,毛澤東還曾用非常激烈的言辭,堅決反對過周恩來親自起草的要求朱、毛脫離紅軍的“二月來信”。在這樣的背景下,周恩來沒有偏袒自己信任、熟悉的朱德和陳毅,而是從中國革命的偉大事業出發,高度肯定了毛澤東的思想主張,強調毛澤東是紅四軍的最佳人選,要求毛澤東官復原職。周恩來的決策,不是基于個人關系、個人利益、個人好惡或個人恩怨,而是基于革命事業的勝利究竟需要什么樣的領導和路線做出的。正是周恩來的加入,才真正促成了紅四軍領導層的團結一致。


                        古田會議召開的時候,這些領導人都還是一伙年輕人。朱德年齡最大,43歲。毛澤東36歲,周恩來31歲,陳毅28歲。他們有分歧、有矛盾,互相爭論、斗爭,爭什么?斗什么?絕不是單單的朱毛之爭、前委和軍委之爭,或者權力之爭、意氣之爭。他們爭論的是軍隊的前途問題,是建設一支什么樣的軍隊、怎樣建設這支軍隊的問題?大家的意見雖然不一致,但爭論的出發點毫無疑問是一致的。都不是爭個人的權力和私利,而是希望找到一條正確的道路。正是他們高度一致的革命使命感,敢于擔當,敢于舍棄個人私利,才讓他們最終化干戈為玉帛、真正走向團結。毛澤東自己講,不為個人爭兵權,要為黨爭兵權,就是要爭,要大權獨攬,否則無法完成少數人對大多數人改造的使命,最終反而會被大多數人改造。


                        啟示之三:組織建設的核心是少數人對多數人的改造


                        古田會議召開時,紅四軍還是一支拼湊起來的武裝力量。這只隊伍有朱德、陳毅率領的南昌起義隊伍(包括湘南起義農軍),有毛澤東率領的秋收起義隊伍,有井岡山王佐、袁文才的部隊,還有俘虜改編的以及在贛南、閩西新招募的一些農民。朱、毛紅軍1928年井岡山勝利會師后,隊伍雖然壯大了,但內部矛盾重重,融合起來相當困難。以紅四軍的兩支主力部隊為例。南昌起義的隊伍參加過北伐戰爭,人多槍好,戰斗力強,是一支能打勝仗的鐵軍;而秋收起義的隊伍沒有接受過正規化訓練,戰斗力一般,但在經過三灣改編之后組織紀律性較好,發動群眾工作做的好,收入多,財政狀況比較好。這兩支部隊都瞧不起對方,“鐵軍”嫌“農軍”戰斗力差,“農軍”嫌“鐵軍”的臭毛病多。彼此更不愿意互相支援,分享各自的槍和錢。


                        這支隊伍還存在著濃厚宗族觀念、地方觀念、排外觀念、仇視城市觀念、太平享樂觀念、自由散漫等。比如,曾姓農民懷恨朱姓農民,借著打土豪之機就在宗族之間干開了。第28團想去贛南,第31團想回瀏陽平江,誰都不愿意到遠離家鄉的地方去打仗,老子就給自己打,不給別人打。中央報告說,今天50個人,明天是否還有50個人都成問題,有的來了,有的又走了。賀龍元帥后來回憶說:“那時候的部隊,就像抓在手里的一把豆子,手一松就會散掉?!泵珴蓶|描述當時的隊伍說:他們是大燒、大殺、大搶的,他們是大嫖、大賭、大吃、大喝的,他們是流寇主義的游擊政策。他們忙的不是建設政權和分配土地,而是扯起紅旗到處亂跑。


                        有一次,毛澤東的親弟弟毛澤覃把豬販當土豪打,要沒收豬肉給部隊改善生活,毛澤東知道以后非常生氣,當街責罵毛澤覃,甚至要動手打他,沒打成,被別人勸住了。這還引發了在場等候吃豬肉的眾多官兵的強烈不滿。


                        這樣一支沒有任何先進性可言的隊伍為何后來能成為一支真正的鐵軍,先后歷經第五次“反圍剿”、二萬五千里長征、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從小到大,從弱到強,最后奪取了革命的勝利?


                        毛澤東說,必須改造隊伍,這個隊伍不改造,那是沒辦法的??梢哉f,是毛澤東、朱德、陳毅等少數先進分子先有了覺悟,然后再一起做大多數人的工作,為整個隊伍鑄就軍魂。比如,在新泉整訓期間,毛澤東集中精力搞調查研究,召開各縱隊領導人和連隊支部書記及士兵座談會、農民座談會。與會人員都能毫無顧忌地發言,揭發紅四軍黨內存在的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士兵座談會上提到一個叫陳鐵民的副大隊長三天兩頭打罵士兵,士兵給他起外號叫“鐵匠”,有的士兵經受不了打罵只好開小差回家。毛澤東抓住這些典型事例進行啟發教育,并和同志們一起分析這些錯誤思想作風的根源和危害性,研究糾正和解決的辦法。


                        通過對大多數人的改造,古田會議讓這支隊伍獲得了先進的思想,走出了農民起義的歷史輪回,沒有成為“李自成第二”,沒有成為第二個“陳勝、吳廣”,而成為了信念堅定的新型人民軍隊,成為了奪取革命勝利的巨大力量。毛澤東講過:“這支軍隊要具有一往無前的精神,它要壓倒一切敵人,絕不被敵人所屈服。不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場合,只要還有一個人,這個人就要繼續戰斗下去?!?/strong>


                        “永遠不要忘記一個偉大真理,信譽與高尚行為的源動力必須來自最高層?!?/strong>這是美國軍官準則里的一句話。一個偉大的組織里,不可能人人都是CEO,真正有覺悟的始終是少數,而不是多數。組織建設的過程就是一個少數人對多數人改造的過程。艱難困苦,玉汝于成!這個過程雖然艱苦,但唯有如此,才能形成強大的組織能力。


                        馬云為何三次造訪古田?我想其中的用意大概就在于此吧。

                        挖矿教程